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己(贝尔)。

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己(贝尔)。

原题:美国最大的敌人是美国自己(贝尔)树上的“假想敌”,这无助于解决美国面临的诸多问题。美国热衷于浪费政治资源,挑起与其他国家的对抗,暴露出美国民主的长期弊病——强调政治表现而不强调治理的有效性。在新冠病毒19的溯源问题上,美国知道中国永远不会接受所谓的中国第二阶段溯源计划,这一计划完全针对中国,但仍然顽固地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为了向中国泼脏水,美国不仅无法摆脱”阴谋论”,还叫嚣要拉住盟国”动用一切可用的资源和工具”向中国施压。

在全球疫情反复波动,美国疫情空前反弹的情况下,美国的行为无疑阻碍和拖延了病毒溯源这一重大科学问题的正常进展,,是对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所有国家人民生命和健康权的最大漠视。面对艾滋病等全球性挑战,主要国家之间的合作非常重要。2014年,中美在抗击埃博拉疫情方面卓有成效的合作成为主要国家在抗击埃博拉疫情方面合作的成功范例。那么,在世纪疫情危及全球安全与发展、美国自身深受伤害的时候,执意重塑其所谓全球领导力的美国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不顾国际社会的期望,顽固地将中美关系推向对抗的方向?这一不合理行为的背后,是美国政府在国内面临诸多困难,表现乏善可陈,民众不满情绪日益高涨。

为了传递国内矛盾,美国政府错误地把算计放在中国身上,希望通过向中国展示实力来显示“责任”,并获得廉价的政治分数。《纽约时报》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7月29日的7天内,新冠病毒肺炎病例增加了71231例,而且这种上升是非常明显的。这一惨痛的事实再次表明,建立”假想敌”的做法无助于解决美国面临的诸多问题。无论是持续流行还是长期困扰美国的种族矛盾、枪支暴力、贫富分化、社会撕裂和治理失败,都反映了美国社会深层次的结构性问题。

美国的问题是自己造成的,只能靠自己解决。美国政府并不了解这一事实,但它仍然热衷于浪费政治资源挑起与其他国家的对抗,这充分暴露了美国民主强调政治表现而不是治理效率的顽疾。美国现政府的口号是找回美国的“灵魂”,声称其内政和外交事务应该为美国中产阶级服务。然而,半年多以来,美国社会现实与这一口号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日益增长的党派纷争严重威胁着美国的政治议程。美国总统将促进种族平等列为四大优先事项之一。在他上任的那天,他谈到了“一场酝酿了近400年的种族正义呼声”。

然而,由乔治·弗洛伊德案引发的美国警察改革法案仍在国会中流传。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是美国两党为数不多的共识之一,但在“反对对反对”的政治漩涡中,相关法案至今难以出台。美国民调结果显示,59%的受访美国人对美国民主制度的运作不满意,55%的受访者对美国未来的发展方向感到悲观。美国布伦南司法研究中心研究项目主任特德·约翰逊(Ted Johnson)最近对美国问题做出了诊断:“围绕投票权、国家安全政策、大规模基础设施计划、执法和枪支政策改革的激烈党派争端,甚至种族关系也表明,美国‘灵魂’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不确定的。